欢迎光临~彩神vi·(中国)-ios/安卓/手机版app下载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应用领域 > 仙人摘豆(民间24绝活都有哪些?)

应用领域

仙人摘豆(民间24绝活都有哪些?)

中国传统魔术“仙人摘豆”是怎样的?

仙人摘豆:

利用两个红的一个白的,要是换3个颜色的就不能变了。开始左边的碗里就没放,右边的放了两个,打开自然是右边有两个,第三个拿起来藏在手里,因为两个红的,所以观众以为是一个,当魔术师重新扣上的时候手里藏的那个又放进去了,肯定是3个了。

但是,第二次为了掩人耳目,且抓住了人们的心里,便左边放一个,右边放一个,打开一看就让观众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第三遍,魔术师摆瓶盖的时候为什么摆完了把红的和白的换了一下位置了?还是证明了,就是那两个红的可以让人误以为是一个。

最后一遍其实魔术师还是左边一个右边一个,后来做了一个动作让观众以为又放进去了一个,其实,还是藏在魔术师手里面了,最后一次扣上碗还是魔术师自己扣的,所以就有机会放进去了(当然左边没动,一直是一个)右边因为放进去一个,就已经有两个了。

魔术是一种很迷人的艺术,每个人看完之后,都有好奇心,想知道秘密。但十个人当中只可能有一个(或更少)在知道了秘密后,愿意花时间去练习,然后再表演出来。魔术并不是不可以教授,但是应该教授予那个肯花时间和努力的人。

扩展资料:

魔术表演名人及影响:

什么叫 仙人摘豆

“仙人摘豆”

就是有三个小碗,有一个豆子

变戏法的人将豆子放在其中一个碗里,叫大家猜

猜中了有奖或是钱,或是礼物

一般都猜不对,你明明看见他把豆子放在左面的碗里,可就是猜不对

你一开是空的,豆在中间或者是右面的碗里

后来听人说变戏法的人用了一个障眼法也叫手技的技巧,让你以为他把豆放在那个碗里,其实他以换了地方

涌金也变了个戏法,他有三家公司

成都建投,千金药业,九芝堂

他在拉升股票价格之前把九芝堂股票回购一部分,叫大家以为把豆放在九芝堂这只碗里了

大家蜂拥而来把宝都压在九芝堂,不用说了都落空了还赔了很多钱

现在又有人来叫喊什么整体上市了,那是不是又告诉你他把豆放在碗里了那?…………

仙人栽豆成语

成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特色,有固定的结构形式和固定的说法,表示一定的意义,以下是我整理的仙人栽豆成语,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【成语】: 仙人栽豆

【拼音】: xiān rén zāi

【简拼】: xrzd

【解释】: 中国传统魔术名。用五个红色的小球进行表演。由宋代的`幻术“泥丸”衍化而成。傅起凤,傅腾龙《中国杂技》第五章第三节:“幻术节目‘泥丸’的出现,是件了不起的事,标志着手法幻术自成一体……其中最基本的项目是变小圆球,目前在国内国际舞台上

仙人栽豆成语接龙

【顺接】: 豆人纸马 豆分瓜剖 豆剖瓜分 豆棚瓜架 豆渣脑筋 豆萁燃豆 豆萁相煎 豆蔻年华

【顺接】: 胆小如豆 豆萁燃豆 冷灰爆豆 两耳塞豆 麻姑掷豆 目光如豆 燃萁煎豆 燃萁煮豆

【逆接】: 鸡犬皆仙 驾鹤成仙 林下神仙 飘然欲仙 飘然若仙 飘飘欲仙 羽化登仙 郭景飞仙

【逆接】: 仙乎仙乎 仙书云篆 仙人博士 仙人掌茶 仙人摘豆 仙人栽豆 仙人欹器 仙凡路隔

江湖中的十三种行当“五花八门”

前几天写了篇文章里面提及了五花八门,五花八门不但是个成语,还分别代表了两种大阵和十三个行当,我看很多小伙伴都留言,说对这些古老的行当感兴趣,今天我就新开一篇简单介绍介绍。

最早的五花八门被记载在《虞初新志.孙嘉淦<南游记>》中:伏龙以西,群峰乱峙,四布罗列,如平沙万幕,八门五花。分别是两种行军打仗的阵法,五花对应五行,八门对应八卦,这两者都以变化多端,让人眼花缭乱所著称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后来五花八门也被人用来形容江湖中的几种行当,五花:金菊花 —— 比喻卖茶的女人;

木棉花 —— 比喻上街为人治病的郎中;

水仙花 —— 比喻酒楼上的歌女;

火棘花 —— 比喻玩杂耍的人;

土牛花 —— 比喻一些挑夫。如五行一样,一种花就代表一种特定的职业,而八门则更加的繁杂。

八门:八门分别为巾、皮、彩、挂、平、团、调、聊,虽说都是市井中的行当上不得台面,不过也成了这纷纷攘攘的江湖中重要的一环。

巾:巾也称为金,江湖中人相面算卦的总称。

皮:这里的皮不是买卖皮草的商贩,而是卖草药的郎中。

彩:变戏法的人被称为彩立子,是现代魔术的原型,仙人摘豆就是比较出名的戏法。

挂:打把势卖艺的统称,这些人在开张之前,都会在旗杆上挂上自家的名号,所以也被称为挂子行。

平:平就是茶馆当中的说书人,一把扇子、一身大褂、一块醒木就是自家行当了。

团:说的是卖唱,咱们都见过这样的电影桥段,一个老汉拉着二胡,一个小娘子咿咿呀呀的唱着小曲,这就是现在街头卖唱的原型。

调:民间的扎纸匠人,要有大户人家办席请唱戏的班子,也是他们帮着给搭棚子。

聊:这里指的不是聊天,而是在高台唱大戏的行当,班主带着戏班子哪里有活哪里走,到现在都有这样的班子活跃在乡镇农村。

虽然五花八门在旧时代处于社会的底层,不被士农工商所认可,但这些底层人民养家糊口的行当,随着新时代的到来,都蹦发出勃勃的生命力,并没有被时代所淘汰。点赞关注,每天带给大家有趣的故事。

徐德亮、邢文钊说的一段相声《诸夫子》的台词

呵呵。。。名字是叫 《 朱夫子 》 ,台词是这样的

甲 一个人要是有学问,冷眼一打量就能瞧出来。

乙 是吗?

甲 您看我这穿着打扮,言谈举止,像不像胸藏绵绣口吐珠玑?

乙 胸藏绵绣口吐珠玑,你倒不像。

甲 我像——

乙 满肚子大粪,胡吹牛皮!

甲 嗐!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

乙 有你这么吹牛的吗!一个说相声的有什么学问?不过是一点“记问之学”。

甲 那是你们,我真念过书。我们那会儿念的还是私塾呢。

乙 您在私塾念了几年?

甲 六年。

乙 不算少,够用的了。

甲 说六年不够六年,我得了五年病。

乙 念一年。

甲 说一年不够一年,我请了十一个月假。

乙 才念一个月呀!

甲 说一个月不够一个月,我逃了二十九天学。

乙 就念一天呀!

甲 那个月还是小建。

乙 走!合着你一天书没念过。

甲 别看我没念过书,我可捐馆教过私塾。

乙 蒙事啊!

甲 不管怎么说,我非教不可。

乙 为啥呢?

甲 气的。

乙 气的?怎么回事儿?

甲 我哥哥是个穷秀才,学问底子挺厚,在村里教私塾。我没结婚那阵儿,住在哥哥家里,夏锄秋收打短工,农闲就跟哥哥学几个字儿。

乙 是啊。

甲 离我们村三十里,有个苟家庄。庄上有户大财主,老员外叫苟轼。他人性臭,大家伙儿都管他叫狗屎。

乙 这名字不怎么样!

甲 有年冬天,狗屎打发人把我哥哥请去了:“久闻先生大名,过年就不要在村里教私塾了,请到敝庄教诲我的两个犬子,如能使他俩功成名就,我决不忘先生的大恩大德!”

乙 台!你要开戏呀!

甲 狗屎说得很好:“我亏待不了先生。一年束修五十块现大洋,三餐顿顿两个碟子两个碗儿。”

乙 待遇蛮不错。

甲 狗屎又说了:“咱们丑话说在头里,得有几个条件。”

乙 都有什么条件?

甲 “一、必须教满一年,不许中途辞馆,不准托故请假,否则一个子儿不给。二、年终我摆宴送行,席间考先生几个字儿,认识,束修加倍,不认识,还是一个子儿不给。”

乙 这条件够厉害的了。

甲 我哥哥不怕。他想:我没病没灾,教满一年一点儿问题也没有。再说,狗屎一家三辈子没有念书人,他能考出什么出奇的字儿来?我《康熙字典》都背烂了,还能不认识他那几个字儿?行,年终过了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止兀��懑删痛酉执笱笪迨�楸涑梢话倏榱恕?br>

乙 太好了!

甲 转年,我哥哥高高兴兴地去了。两个孩子拜了师,我哥哥劝勉了几句,散了午学,开上饭菜,我哥哥一看……

乙 这个乐呀!

甲 这个骂呀!

乙 骂……不是两个碟子两个碗吗?

甲 那倒是。一碟黄洋洋的……

乙 熘肉段儿。

甲 酱腌大萝卜。那一碟红扑扑的……

乙 樱桃肉。

甲 盐腌胡萝卜。

乙 好么!两碟咸萝卜。

甲 再看那两碗儿,黄澄澄的……

乙 油焖鸡。

甲 小米粥啊!

乙 嗐!

甲 我哥哥心里说,狗屎啊,狗屎,我五十多岁的人了,你给我咸萝卜就小米粥吃,你够损的了!

乙 要不怎么叫“狗尿”呢?

甲 他一想,也许头一顿来不及准备,下晚饭菜一定错不了。

乙 下晚换饭菜了?

甲 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。这么说吧,上顿咸萝卜小米粥,下顿小米粥咸萝卜,一连半拉月没换样儿。吃了我哥哥一天小便七十六次,嗓子眼儿捯齁都快变檐蝙蝠了。

乙 是够受的!趁早别干了。

甲 别干了?中途辞馆,一个子儿不给,白教半拉月。多憋气呀!

乙 是憋气。

甲 硬挺吧。没过了两天,狗屎又来事儿了。

乙 什么事儿?

甲 先生,您的功课挺紧,孩子也学得挺来劲儿,时间可就显着不太够用的了。这么办吧,打从今儿起,咱们加开夜课得了?

乙 小米粥咸萝卜还开夜课呀?

甲 我哥哥也这么想啊。他说:“咱们的条件上可没有夜课。再说,我这嗓子也受不了。”

乙 嗓子怎么了?

甲 都齁哑了!

乙 好么!

甲 狗屎说:“别呀。我知道,这几天伙食不好。这么办,明天您加开夜课,咱每餐给您多加两碟菜。”

乙 那就四个碟子两个碗了。

甲 我哥哥也是咸萝卜吃怕了,盼着扮样淡点儿的菜。狗屎答应加两碟菜,他也就同意开夜课了。第二天开饭,还真是四个碟子:一碟酱腌大萝卜,一碟盐腌红萝卜,一碟盐面蘸萝卜,一碟酱油泡萝卜。

乙 萝……噢,加的两碟还是萝卜啊?

甲 可不。我哥哥这个气呀。好,咸萝卜我也不让你省下!他一狠心,四个碟子都吃空了。

乙 跟咸菜拼命啊!

甲 吃完这顿饭,我哥哥连齁喽带喘也上不来气儿了。

乙 都齁坏了。快请假休息几天吧。

甲 休息?托故休假,一个子儿不给。就哑着嗓子对付教吧!

乙 这狗屎也太厉害了。

甲 年底拿钱的时候,狗屎就更厉害了。这天过晌,说是给我哥哥送行。我哥哥走进上房,看那八仙桌上……

乙 摆满了酒菜。

甲 连个水碗也没有啊。

乙 怎么?

甲 狗屎说:“咱们是先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趾罂��!彼�恢腹窀牵骸翱醇�挥校磕抢锔樽乓话倏橄执笱螅��鲜段铱嫉淖侄���槟懔恕>蒲缰�螅�髟缭缣壮邓拖壬�丶摇D闳舨蝗鲜段铱嫉淖侄��庖荒臧捉蹋�铱墒且桓鲎佣�桓�!?br>

乙 当初就是这么讲的。

甲 狗屎在纸上写了一个挺大的“门”字。他问我哥哥:“这‘门’字里边搁一个‘人’字念什么?”

乙 念“闪”啊。

甲 “错了。”

乙 错了?你说念什么?

甲 “念过。”

乙 怎么念“过”呢?

甲 “那么大个门,一点遮挡都没有,一个人走道儿还用得着躲躲闪闪啊?出来进去你就随便‘过’吧!”

乙 没听说过!

甲 “再考你第二个字:这个‘门’字里边搁两个‘人’字念什么?”

乙 念……没见过这个字。

甲 “不认识吧?”

乙 不认识。

甲 “告诉你,这个字才念‘闪’。”

乙 为啥?

甲 “有道理呀。门里边的人要出去,门外边的人要进来,俩人同时走到门口儿了,这个往左一闪,那个往右一闪,都过去了。这不念‘闪’吗?”

乙 我听着都新鲜!

甲 “再考你第三个字:‘门’字里边搁三个‘人’字念什么?”

乙 念……还是不认识。

甲 “告诉你:这个字念‘堵’。三个人儿一块儿过门口儿,这个往左一闪,那个往右一闪,第三位想从当间儿挤过去,你想啊,房门再大也容不下三个人呀,嘭!都挤一块儿了。这不把门给‘堵’住了吗?”

乙 好嘛!

甲 “再考你第四个字:这‘门’里边……”

甲乙(合)搁四个“人”字念什么?

乙 我倒霉就倒在这门里搁人上了!干脆你说念什么吧?

甲 “念‘撞’。四个人一块儿过门口儿,这个往左一闪,那个往右一闪,第三位往当间儿一堵,对面又来了一位,梆!跟当间儿这位撞脑门儿了。这不念‘撞’吗?”

乙 难为他怎么琢磨来着!

甲 我哥哥不认识他这四个字,狗屎可逮着理了:“好啊!我考你四个眼面前的字儿,你一个全不认识,就你这学问也敢来教书,这不是误人子弟吗?得了,一年白教,我一个子儿也不给,送行宴你也没脸吃了,明早晨我也不套车送了,你现在就给我走吧!”就这么着,愣把我哥哥给撵出来了。

乙 狗屎这小子可真不是东西!

甲 我哥哥白干一年,一个子儿也没落着,还挨了一顿臭骂,回家就气病了。

乙 是真可气!

甲 我说:“哥哥,您别生气,明年我去!”

乙 你要去?

甲 我哥哥说:“你可别去,我这学问都教不了,你更不行了。”

乙 是啊。

甲 不,狗屎那儿的学生,就我这学问才能教,第二年我去了,一谈,待遇跟我哥哥一样。

乙 顿顿咸萝卜小米粥。

甲 留着他那咸萝卜小米粥吧!他得给我换饭。

乙 他换吗?

甲 咱有主意呀,我让学生跟我一块儿在书房里吃,狗屎怕他儿子齁着,就得换样儿,我也就跟着借光了。

乙 孩子干吗?

甲 我会变戏法,头一天见面,就来了一手仙人摘豆,把两个孩子都看呆了。我说:“此后咱们天天变戏法,不能在念书的时候变,咱在吃饭的时候变,你们不跟我一块儿在书房里吃饭,可就看不着了。”俩孩子回上房就闹,狗屎只好答应。等到开上午饭一看——

乙 换了?

甲 六碟咸菜六碗小米粥!

乙 没好使唤啊!

甲 好办。孩子吃完咸菜,我就鼓动他们多喝水,每人喝了四十八碗。

乙 灌大肚啊!

甲 晚上好了,俩孩子一块儿往炕上尿。尿透了两层褥子,连炕毡都像水捞的似的。

乙 发河了。

甲 狗屎老婆把他骂了个死去活来。这小子还块真怕老婆,第二天就把饭给换了。我也跟着借光,扔了咸菜碟稀粥碗,吃上馒头炒肉了。狗屎一门儿哀告我:“先生,我把饭给换了,您千万别再鼓动孩子喝四十八碗白水了。”

乙 好嘛!

甲 换饭了,咱就开课。俩学生拿着《三字经》过来了,让我给上书。我指着第一行,告诉他们:“这念‘人之初;,回去背去。”

乙 就一句呀?

甲 背会了这句再教下旬。俩学生一会儿就背下来了。我一看,不行,照这么教下去,我认识这几个字也混不了一年啊。

乙 那怎么办?

甲 有办法。“第一句念‘人之初’,这第二句?初,初——出门在外!”

乙 啊?

甲 俩学生说:“不对呀,头年那先生教我们念‘性本善’。”

乙 本来就念“性本善”嘛!

甲 “什么?头年那先生连你爸爸考他四个字都不认识,他教的能对吗?听我的,没错!”

乙 还没错啊!

甲 俩学生又问了:“这念‘出门在外’?哎,先生,三个字怎么读四个音啊?”

乙 问得对呀,为啥仨字读四个音啊?

甲 是啊,这音是音,字是字,仨字读四个音有什么稀奇,还有仨字读五个音的呢!

乙 外国话呀!

甲 好好学,别捣乱!“人之初,出门在外,外边有狗,狗屎没人踩,采野菜,菜是咸的……”

乙 怎么是咸的?

甲 它不是腌萝卜吗?

乙 这也有啊?

甲 有!“菜是咸的,地里产粮,凉了再热,热了打扇,善——性本善!”

乙 才到这儿!

甲 这一套,俩学生背了五天。这下子背会了,又来找我上书。我问他俩:“你们这两句会背了吗?”

乙 会背了。

甲 会倒着背吗?

乙 倒……不会。

甲 回去,练习倒着背。

乙 啊!

甲 俩学生又背了半个月,愣没背下来。

乙 这叫什么学问啊!

甲 狗屎不放心,趴在窗外听学生一背书,他乐了:这先生真有学问,书里还有我的外号“狗屎”呢?

乙 还有咸萝卜呢!

甲 两个月过去,狗屎又要开夜课了。

乙 开吧。

甲 开什么?不光不开夜课,还得让他放假。我问狗屎:“你知道孩子为啥尿炕吗?”

乙 让四十八碗白水催的。

甲 “不对,那是得罪龙王爷了。那天是龙王爷生日,你硬让孩子念书,还不尿炕啊?”

乙 怎么办?

甲 “放假。不光龙王爷生日得放假,火神爷生日也得放假,不价,你们家着大火!”

乙 快放假。

甲 “不光火神爷生日得放假,王母娘娘生日更得放假,不价,死老婆!”

乙 快放假。

甲 “这么说吧,三节五犒劳,外加立春、雨水、惊蛰、春分、清明、谷雨、立夏、小满、芒种、夏至、小暑、大暑、立秋、处暑、秋分、寒露、霜降、立冬、小雪、冬至、小寒、大寒这二十四节气,要是有一天不放假,我们全家就都得遭瘟灾!”

乙 嚯!

甲 这么一放假呀,可就混到一年了。走,到上房找狗屎算帐去。

乙 还得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职。?br>

甲 还是那四个门里搁人,我全认识。我哥哥早告诉我了。

乙 对呀。

甲 我一看狗屎没词儿了,赶紧从柜盖上把那一百块现大洋抓过来揣到怀里,这下子连我哥哥那份儿都捞回来了。我说:“明早晨您也甭套车送我了,我现在就走,咱们回见吧。”狗屎赶紧拦我:“不能,不能。我一定按讲明的条件办,晚上摆宴送行,明早套车送先生回家。”

乙 狗屎还挺讲信用。

甲 讲什么信用!他心疼那一百块钱,想招儿要夺回去。

乙 是啊?

甲 不大会儿,狗屎主请了两个人来。

乙 谁?

甲 大姑老爷,二姑老爷,一个是举人,一个是秀才。我一想,别遭了暗算,得扫听扫听他们要干什么。

乙 对。

甲 我溜到上房窗根底下一听,正合计我呢。

乙 怎么合计的?

甲 大姑老爷说:“《三字经》里怎么还有‘狗屎没人踩’呢?这先生别是蒙事的吧?”二姑老爷说:“他是什么先生?我早先在城里听他说过相声,这两年又跑乡下打短工来了。”

乙 他怎么知道?

甲 他跟我住一个村儿。

乙 泄底怕老乡啊。

甲 他们合计,等会儿在席上出难题考我,我要是答不上来,他们不光要夺回一百块钱,还要把我扭送县衙门,告我个招摇撞骗!

乙 这可糟了。

甲 不怕,我一个先发制人。先进上房,只见满桌酒菜,谁也没动筷。我冲大姑老爷一抱拳:“小可有一事不明,要在大姑老爷台前请教一二。”大姑老爷见我谈吐文雅,不敢怠慢,赶紧站起来了:“先生有话请讲当面,何言请教二字?”

乙 您问他什么来着?

甲 “请问大姑老爷:昔有齐人卖黍稷,追而复返,适遇二黄蒸骨,陈公怒,一担而伐之。但不知此事出在秦始皇以前乎,以后乎?”

乙 瞧这酸劲儿!

甲 大姑老爷让我问得都不会说人话了:“这……那……哪……哎呀我的妈呀!”

乙 德行!

甲 他红着脸直作揖:“敝人才疏学浅,不知,不知。”我一看大姑老爷蔫了,转过身来,冲着二姑老爷又一抱拳:“小可我还有一事不明,要在二姑老爷台前请教一二。”二姑老爷一听,吓坏了:“先生,您甭问我,我统统统统不知道的大大的!”

乙 日本话都上来了!

甲 越害怕,我越得问:“请问二姑老爷:昔有朱夫子生子九儿,五子在朝尽忠,三子堂前侍奉老母,唯有一子逃奔在外,至今未归,但不知此子流落何方乎?”一下子把二姑爷也问住了。

乙 您真有学问!

甲 没学问,这是让他们逼的。

乙 你这满肚子里都是典故啊!

甲 什么典故,都是家门口的事儿。

乙 家门口儿……你们家门口还有“齐人”?

甲 什么齐人?

乙 不是齐国的人吗?

甲 不是,我们邻居有个姓齐的二流子,有一天他去赶集卖黍子,顺手偷我们家一只老母鸡。

乙 二流子偷鸡呀!那“追而复返”呢?

仙人摘豆(民间24绝活都有哪些?)

甲 他偷只鸡跑了,我追了二里地才把他撵回来。

乙 “适遇二黄蒸骨”?

甲 正赶上两条狗争一块骨头。

乙 狗抢骨头啊!“陈公怒,一担而伐之”呢?

甲 挑水的老陈头看见狗打架,他来火儿了,抡起扁担就一下子,愣把狗打跑了。

乙 那秦始皇——你们家还有秦始皇啊?

甲 什么秦始皇?

乙 不是“六王毕,四海一”吞并六国的秦始皇吗?

甲 哪儿是那个秦始皇?我是说我嫂子。

乙 秦始皇是你嫂子?

甲 我嫂子娘家姓秦,都管她叫秦氏。

乙 旧社会都这么叫。

甲 她那年得了急性肝炎,这病也叫黄病,秦氏得黄病,还不是“秦氏黄”吗?

乙 这么个“秦氏黄”啊!

甲 我问大姑老爷,陈老头抡扁担打狗码事,是出在我嫂子得黄病以前,还是以后?他哪儿知道啊?

乙 是没法儿知道。哎,你问二姑老爷那个“朱夫子”,也是你们家的事吗?

甲 当然了。

乙 你们家还有朱夫子?

甲 哪个朱夫子?

乙 不是宋朝理学家朱熹朱夫子吗?

甲 哪儿呀,我们家有口老母猪,我天天喂它麸子,“猪麸子”。

乙 老母猪吃麸子啊!“生子九儿”呢?

甲 生了九个小猪崽儿,都是公的,“生子九儿”。

乙 “五子在朝尽忠?”

甲 有五个小猪卖给老晁家,全宰了!

乙 “三子堂前侍奉老母?”

甲 没卖出去那三个小猪天天跟老母猪转悠,还会给老母猪搔痒痒,“三子堂前侍奉老母”。

乙 “唯有一子逃奔在外,至今未归”?

甲 那年炸了圈,窜出一个小猪跑丢了,直到今儿也没找回来。我是问二姑老爷,我们家那口小猪跑哪儿去了?他哪儿知道啊?

乙 那倒是……哎,万一他要知道呢?

甲 那就更好了!

乙 怎么?

甲 让小子赔我那口猪啊!

民间24绝活都有哪些?

耳功绝活 2月17日上午10时,桂林人韦明堂在桂林老年宫2005年新春老年文艺汇演上,给大家表演了自己的耳功绝活,用耳朵吹气球、灭腊烛、写毛笔字,这些在一般人看来是难以想象的事情,在他那是易如反掌

眼睛又提又拉 可以提水、拉车,这并不稀奇,但眼睛也可以干这些事,就让人不得不拍案叫绝了

昨日中午,在重庆市渝中区解放碑一酒店里,来自重庆市邻水县的32岁男子游元良在一片掌声中用双眼提起了两桶共重6公斤的清水,并用双眼拉动了站着两个成年人的行李车

老艺人嘴叼自行车 在武汉市解放大道与青年路相交处路旁,一位年近七旬的老艺人,双脚站在灯泡上,用嘴竟把一辆自行车叼起来,同时还表演戏水等绝活,引来路人驻足观看,啧啧称奇

舌舔通红烙铁 用舌头舔烧红的铁烙铁,可能没人有这个胆量,可这是长春市北郊三分厂包老汉的绝活

两个烧得通红烙铁被老汉用舌连舔七八次,用牙咬住三四秒

双耳拉车 两辆总重达2

98吨的捷达汽车,被王连海同时挂上自己的双耳拉出了10多米远

新京报报导,10月26日,齐齐哈尔人王连海刚从黑龙江抵京,就在丰台区一驾校内表演了他的这一绝活

随后,他又用牙齿咬住钢丝将一辆捷达车拽出10余米

王连海说,他的耳朵是从2002年才开始练习的,曾在多个城市表演过,这是他第二次来京

220V电压安然无恙 今年58岁的马贵臣是谈固新村卫生所医生,他不仅能治病,而且还有一个“绝活”, 用赤裸的双脚踩住220伏电路的零线及火线,220V电压加在他的身体后,竟能安然无恙! 大口咀嚼电灯泡玻璃 在江苏省连云港市,王公富大口咀嚼电灯泡玻璃,他当众吃掉了两只电灯泡玻璃

据了解,王公富是连云港青龙山公墓的一名管理员,在20多年前吃下第一只玻璃酒杯,以后每隔几天就要吃一次玻璃

目前,王公富身体健康,无异常

鼻子喝奶 金国龙28岁,安徽人,原本在上海做理发师,前几天刚辞职来杭

昨天中午,在邮电路一家快餐店内,金国龙现场展示了他的绝活

金国龙站起身,做了一个深呼吸,然后端起一杯牛奶,头微微往后仰,开始用鼻子吸奶

刚开始吸得快了点,牛奶不停地往外滴

吸了几口后,他放慢了速度,牛奶就一滴不漏了

只见他喉咙不停鼓动,10秒钟,一杯200毫升的牛奶就被一“饮”而尽

仙人摘豆(民间24绝活都有哪些?)